回首頁

HOME >勞動法判解新訊

2018.3.19簡介兩則有關期日期間的勞動法最高法院判決

2018-03-19

 

簡介兩則有關期日期間的勞動法最高法院判決

 

勞動法上有關「期日、期間」的問題,通常是涉及比較「技術性」、「程序性」的事項,向來為勞動法學者所忽略,不過對於像我們從事實務工作的人來說,這些期日期間的問題,一點也疏忽不得,與實體法上的問題可說是同等重要。

最近最高法院剛好有兩則有關勞動法相關的期日期間判決公布,爰一併在此作一簡介。

 

第一則、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1960號民事裁定

 

https://goo.gl/UxQVQ7

 

裁定要旨:

按期間之末日為星期日、紀念日或其他休息日時,以其休息日之次日代之,固為民事訴訟法第161條及民法第122條所明定,惟所謂休息日,係指當事人及法院皆休息之一般休息日而言,至僅當事人個人為配合特殊節慶而休息之日,則不包含在內。依勞動基準法第37條規定,勞工雖於51日勞動節休假,惟此既非政府規定法院、機關團體及一般人民均應放假之日,應無上開規定之適用。

 

簡介:

講白話一點就是勞基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所規定的五一勞動節不是民法所稱的「休息日」,因此上訴期間(當然也包含其他訴訟法上的不變期間)末日剛好在五一勞動節者,不能順延到第二天(五月二日)。

五一勞動節除了政府機關與學校之外,絕大部分工商業都放假,最高法院作出此判決純以「政府機關」未放假來考量,但事實上因民間工商業(包括銀行)都放假,有時契約約定的清償期或交貨期期限末日剛好落在五一勞動節者,如依最高法院上揭裁定見解,亦無法順延到次日。換言之,債務人如未於原定的五一勞動節清償、給付者,自次日起即陷於給付遲延狀態,是否符合民情並非無疑。

最高法院可以更順應民意一點,將五一勞動節解釋為「休息日」並無不可。不過此一則裁定出爐,想來除非內政部統一將五一勞動節定為全國性的放假日,否則短期間內似乎不易改變此一現實。

 

第二則、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649號民事判決

 

https://goo.gl/5YT8n1

 

判決要旨:

勞動基準法第12條第1項第6款規定,勞工無正當理由1個月內曠工達6日者,雇主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又民法第121條第2項前段規定,期間不以星期、月或年之始日起算者,以最後之星期、月或年,與起算日相當日之前一日,為期間之末日。第123條第1項規定,稱月或年者,依曆計算。勞務提供係勞動者之主要義務,具有繼續性,自應依上開規定計算所稱之「1個月」。

 

簡介:

這個案件是典型的「擦邊球」案件,勞工分別在10012521262830日,及10114日共曠工6日,因為不符合「連續三曠」的要件,法院必須審查是否另構成「一個月內曠職達六日」的要件,這就涉及所謂「一個月」的定義。本案原審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4年度勞上字第17號判決,與第一審臺灣嘉義地方法院104年度勞訴字第6號判決,均認為所謂一個月應適用民法第123條第2項所規定的「月或年非連續計算者,每月為30日,每年為365日」的所謂「自然計算法」計算式。換言之,從第一次曠工日期算足三十天即是「一個月」,本件勞工第一次曠工是100125日算足30日剛好到10113日止,這一段期間內勞工只曠職五日,至於10114日的曠職則屬另一個月曠職日的開始,勞工擦邊球剛好躲過「一個月內曠職六日」開除的門檻。    

最高法院對於本問題則採剛好相反見解,認為所謂一個月應依曆計算,而所謂依曆計算則應依民法第121條規定。以「一個月」來說,如自當月之始日起算,則計至當月末日即是一個月,例如31日開始曠職,則計算3月份的曠職總日數即計至331日(21日曠職者則計至228日、41日曠職者則計至430日,以此類推)。假如曠職的第一天不是當月的始日者,則計至次月與起算日相當日的前一日,如次月無相當日者,以其月之末日,為期間之末日。舉例來說,65日開始曠職,則計至次月(7月)與起算日(5日)相當日的前一日(即4日),換言之,從曠職第一日的65日起計至74日止,檢視勞工勞工有無累計曠職六日以上。再舉一例,勞工131日開始曠職,則計至次月(2月)與起算日(31日)相當日的前一日(即30日),但因2月份無29日(非閏年)也無30日,故即以2月份的末日(28日)為期間末日,所以此時的一個月應從131日起計至228日止。

也因此,本件勞工曠職日數為10012521262830日,及10114日共曠工6日,第一次曠職為100125日,一個月應計至次月(1011月)與起算日(5日)相當日的前一日(4日),剛好把10114日這一天的曠職也算進去,也剛好湊足6日,符合勞基法第12條第1項第6款的懲戒解僱要件。


   本案事實其實極其明確,最高法院如果在法律見解上確認是採上述依曆計算方式,理應在二審
已經確認的事實基礎上直接廢棄一、二審判決,改判駁回勞工之起訴,無庸再發回徒增各方訟累。

   

        

明理法律事務所:台北市中正區100重慶南路三段五十七號三樓 電話:(02)2368-6599 傳真:(02)2368-5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