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HOME >勞動法判解新訊

2020.11.24臺北地院109年度勞訴字第413號民事裁定評釋

2020-11-24

2020.11.24臺北地院109年度勞訴字第413號民事裁定評釋
 
 
臺北地院109年度勞訴字第413號民事裁定要旨:
當事人如已就裁決決定之同一事件提起民事訴訟,但非因可歸責於己之事由致起訴不合法,且未撤回該訴訟,即不符合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8條第1項所定視為達成合意之要件。本件原告為免遭視為對系爭裁決結果達成合意,既已提起本件確認兩造間僱傭關係不存在等訴訟,雖其尚未繳納裁判費,惟其係因被告已提起前案訴訟,致本件訴訟違反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之一事不再理原則,依前揭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即應裁定駁回其訴,自不宜先裁定命原告補繳裁判費後再予以裁定駁回其訴,徒增當事人勞費。從而,原告無法就系爭裁決決定之同一事件,提起合法之民事訴訟,係非因可歸責原告之事由所致,原告自無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8條第1項所定視為達成合意之情形,附此敘明。
 
評釋:
有關裁決與訴訟制度之間的扞格,作者在所著「勞動訴訟實務」一書曾稍有著墨。尤其對於解僱案不服裁決所提民事訴訟常會有違反同一事件之情事造成當事人極大困擾,作者在書中曾提出嚴厲批評。例如在第227頁的註23最後一段即指出:「這是現行裁決救濟制度紊亂下, 當事人為了保有在訴訟中繼續攻防的權利,不得已提起一件必敗訴訟案例的實際寫照,可謂係:『花錢買一個敗訴判決來阻擋合意』,非常的諷刺,也可見裁決救濟制度實有重新檢討改弦更張之必要。」
 
言猶在耳,最近有一則臺北地院109年度勞訴字第413號民事裁定(裁判日期:民國109年11月5日),剛好就是另一個活生生的例證。
 
案例事實:勞工為神腦企業工會理事長,雇主於109年5月4日解僱勞工(5月5日生效),勞工除申請裁決外亦於109年8月24日以同一解僱原因向管轄之臺北地院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訴訟」(臺北地院以109年度勞訴字第320號受理中,下稱:前訴),前訴訴訟程序因勞工另有申請裁決,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2條第1項裁決優先職務管轄規定,民事訴訟程序裁定停止進行。嗣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於109年9月11日以109年勞裁字第15號裁決決定書認定雇主之解僱無效,雇主對此一裁決決定不服,乃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8條第1項規定於裁決決定書正本送達30日內,以他方當事人為被告,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雇主不服裁決依法應於收到裁決決定書後的30日法定期限內提起訴訟才能阻擋「擬制的合意」,並阻擋後續送法院核定的程序以避免對己不利裁決經法院核定後產生與民事確定判決同一效力。但問題在於勞工早已先提起一件「確認僱傭關係存在訴訟」的前訴繫屬在先,雇主如果再提起「確認僱傭關係不存在訴訟」,顯然為同一事件(當事人相同、訴訟標的相同、聲明正相反),依民事訴訟法第249條第1項第7款規定,雇主所提訴訟必遭以「起訴違背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為由裁定駁回。本件就屬此一情形,雇主明知所提訴訟必遭以不合法為由裁定駁回,乃刻意不繳裁判費,只單純寫一個起訴狀送進法院求一個駁回裁定來阻擋擬制的合意,法院也如其所願並未先命補繳裁判費,而是直接送給雇主一個駁回裁定並於裁定書中指出:「本件訴訟違反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之一事不再理原則,依前揭民事訴訟法之規定即應裁定駁回其訴,自不宜先裁定命原告補繳裁判費後再予以裁定駁回其訴。」
 
北院本則裁定書末段並以「附此敘明」(判決旁論)的形式提出其法律見解認為:「原告無法就系爭裁決決定之同一事件,提起合法之民事訴訟,係非因可歸責原告之事由所致,原告自無勞資爭議處理法第48條第1項所定視為達成合意之情形,附此敘明。」
 
類此不服裁決而需提起一件不合法「後訴」之情形,作者在「勞動事件法解析」一書第四章「勞動事件法保全規定評析」第89頁就曾以臺高院107勞抗22華冠案裁定提出批判;嗣於「勞動訴訟實務」一書第226頁註23再以美光晶圓案的一審判決即桃園地院107重勞訴8判決,指出勞工必須提起不合法的反訴來阻擋擬制的合意,等同要當事人「花錢買一個敗訴判決來阻擋合意」。北院本則裁定非常體恤當事人的困境,並沒有先命補繳裁判費而是直接就裁定駁回(關於是否先命補繳裁判費裁定駁回問題,請參「勞動事件法解析」一書第88頁註17),等同只是要當事人「寫一份起訴狀求一個法院駁回裁定來阻擋合意」,荒謬至極!
 
從以上的說明可知作者在勞動訴訟實務一書第227頁註23末段所呼籲的「可見裁決救濟制度實有重新檢討改弦更張之必要」並非無的放矢,事實上作者多年來一直不斷提醒權責機關要修法改善,但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立法懈怠此之寫照也。
 
至於雇主的後訴被裁定駁回後,假如勞工趁此機會又把前訴撤回(前訴因裁定停止訴訟程序,通常都尚未行言詞辯論程序,原告可以不經被告同意就任意撤回),原裁決決定書主文第3、4項命復職、付薪的救濟命令效力是否會受到影響?假如雇主一開始只想到要提民事訴訟並未同步提起撤銷裁決的行政訴訟,經此一番折騰後勞工突然把原來的前訴撤回(作者於此只是假設),此時通常早已超過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1條第4項兩個月提起撤銷裁決行政訴訟期間,雇主無從再提起行政訴訟。則於無民事訴訟繫屬情形下,原裁決命復職、付薪的救濟命令何去何從?容有機會再另文詳細說明。

明理法律事務所:台北市中正區100重慶南路三段五十七號三樓 電話:(02)2368-6599 傳真:(02)2368-5978